依存

[柯TJ] Wait a minite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看😭😭

枫糖浆:

Curtis×T.J  烈酒与糖霜最后一篇番外,T.J怀孕。日常温馨。
※雪国国王柯蒂斯和小黑羊踢街的故事到目前为止就完全结束啦。这个是答应了好久的带球番外。
※烈酒与糖霜:    番外一
————————————————————
1.


  T.J发现自己可能怀孕时正在吃那个可怜的西冷牛排,洒上酱汁而显得油腻腻的表层让他抱着马桶吐了三次,但因为细致软嫩的内里,他最终还是每次都坚持漱口回来继续吃。正在酝酿冲向厕所的第四次时他终于全部吃掉了。


  这是他和Curtis结婚三年后的蜜月期。


  当然他们没有度三年的蜜月,怎么可能呢!这才是第三天而已。


  “别指望我会很激动,Curtis。”T.J难受地窝在沙发上嘟嘟囔囔,“你见过结婚三年后才去度蜜月的吗?”


  Curtis正在翻箱倒柜地给T.J找药,听到这话顿了一下,开口想说句什么但最后什么也没说。


  他并不想协助T.J回忆起当初他卸任后说要度蜜月时T.J高兴地在床上打滚的样子,以黑羊的姿态。非常强势,他的白床单都因为掉落的毛变成了白底黑纹的,潮流到不行。


  T.J吃了药之后病恹恹地躺在沙发上,身上盖着毯子,Curtis在身边看报纸,时不时担忧地摸一摸T.J的额头看看他是不是发烧。


  “我觉得就是昨晚睡太晚了。”T.J挪了挪位置,枕在Curtis肌肉线条流畅的大腿上,侧过身,舒服地叹息,“你昨晚只要管住你的老二,十分钟,不,二十分钟,我现在就不会精神不济。”


  Curtis哭笑不得地揉了揉T.J柔软的卷发,T.J顺势蹭了蹭他的手心,闭着眼睛,铺开的睫毛就像盛满了温柔,随着微动的弧度倾倒在勾起的唇角上。


  一个软绵绵又可爱的小黑羊,一个热烈盛放又如细水缱绻的T.J。


  Curtis见过覆盖着天地的冰雪,刺鼻气味的煤油灯,温热的鲜血,凶猛的狼群以及混乱中冰凉却仍然稳固的国王座椅,他粗砺而又被迫无奈地走着每一步,就像奉若注定破荆棘斩黑夜而来的悲剧式英雄,一次次的失去与游走生死之际磨灭了他的优柔寡断。他曾经是列车事件的领袖,雪国新政权的领导者,现在他遇到了持有孤勇与热情的T.J,然后沉溺在一片温柔的海洋里。


  就像失去后的重逢,又如同应属与终获。


  他将所有的不忍心都留给了T.J。比如此刻他就不忍心揭露其实昨晚是T.J主动把腿缠到自己腰上的。一脸凶巴巴地让Curtis快进来。


  但说了这些又能有什么额外的用处呢。无数个午后他和T.J就这样,T.J枕着他的腿打盹,他就看报纸或者看调成静音的电视。


  然后一个下午就过去了。T.J醒来后就会和他一起去外面吃饭。


  为什么要去外面吃呢?因为他们都不会做饭。Curtis也没有处理比起狼肉要细腻柔嫩多的牛肉的能力。勉强可以煎个火腿。今天午饭还是叫的外卖,T.J拿起刀叉时感叹说第一次吃牛排的外卖,不过还好没冷掉,否则该怎么热这个牛排又会是个值得谷歌的大问题。


  有时候Curtis也会倚着沙发睡一会儿,T.J家的沙发很软,躺上去就像要卷进棉花糖漩涡里。最近T.J总是睡得很多。


  比起雪国,T.J曾经所在的国家的气候要温暖宜人的多,没有忽然而至的狂风,也没有冬季暴雪和漫长的看起来都快要凝成一片新的陆地的结冰期。Curtis刚刚来到这里时感觉有点手足无措,格格不入感就像当初T.J皱眉苦脸地将硬面包块泡进汤里。这里一切都看起来是柔软的,他第一次如此彻底地领略T.J成长的国家,排除了任何恼人的例如外交因素的外力,一个放松的、全心投入的度假。


  原来T.J的家乡是这个样子的。充斥着现代化的都市,破过高楼玻璃窗反射下来的阳光,道路旁会落叶的绿荫,轻柔的风,夜间的灯海,不绝的汽车喇叭声。生活节奏看起来很快,比如清晨上班时行色匆匆的人群和面前总是有人看着手表买咖啡的早餐推车。但有时候又很慢,此刻一个午觉,时光就像粘连成了融化的糖稀,裹着指针不情不愿地走动。一个复杂而又光怪陆离的社会。


  T.J像是在做梦,睡着的时候一直皱着眉头。睁开眼时也是一脸茫然。


  “怎么了?”Curtis看着T.J爬起来,坐在沙发上欲言又止,他动了动自己有点酸麻的腿,揉了揉T.J的头发。


  T.J皱着眉思考了一会儿,凑过去用力亲了一口Curtis,错过浓密的胡髭稳稳地贴在Curtis的唇上。


  “你说……我只是假设,”T.J无辜地摊手,“我是不是怀孕了?”


  “……”Curtis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抽了抽嘴角,还好这点细微的动作被胡髭遮掩了T.J看不到,他甚至都想让T.J再睡一觉。


  “我说着玩的。”T.J自我否定,他翻了个白眼,“怎么可能呢?如果真这样的话那我可从这个国家一路火到了雪国。我受够了头版头条。报纸从来没报道过我什么好事儿。”


  “怀孕是件坏事?”Curtis问。


  T.J听出Curtis语调中的怀疑和不满,他连忙摆手解释:“不,当然不,我不是说和你有个孩子是坏事……我的意思是,一个男人,怀孕,懂吗?真是什么离奇的事情都会发生在我身上……怀孕本身其实……算了。”T.J越解释越乱,他只好放弃这个话题,举起手,“我们去逛商场吧,现在不是很想吃东西。”


  


2.


  Curtis推着购物车,在T.J身边一列一列逛着商场的货架。


  T.J总是对很多事情充满了好奇,他非得买一堆水果说要回去做沙拉吃。但Curtis敢用雪国的税收保证,这个家伙绝对回去懒懒地坐在地毯上啃洗了后的苹果,连皮都不想削。


  “我觉得香蕉是个非常伟大的水果。”T.J有次一本正经地对他说。


  Curtis正在看一个脱口秀,低笑点的段子让他有点摸不着头脑,听到T.J的感叹,他问:“为什么?”


  “因为香蕉可以直接剥开吃,都没必要洗。”T.J解释,并且作出夸张的动作,“啊,向香蕉致敬。”


  每当路过一排排摆放着酒的货架时T.J总是特别兴奋。他跟Curtis滔滔不绝地介绍这些对于Curtis来说仿佛没有酒精含量的酒。然后讲各种酒品的调配。


  Curtis从来不打断,他喜欢这个时候的T.J,看起来充满了朝气,像是个家境优渥的贵族子弟,光芒四射。如同在Curtis心里掺杂着蜂蜜的火焰,温暖不伤人,炙烤后的灰烬是一层厚厚的糖霜。


  “我外婆非常喜欢喝酒。”T.J拿下一瓶酒端详了一下,然后放了回去,继续说,“我小时候有时会和她一起偷偷地喝酒,当然是我要求的。然后让Doug帮我守住秘密。后来戒酒也非常痛苦……嗯你知道。”T.J撇撇嘴。


  Curtis看着T.J一瓶瓶的拿起来又不屑地放下,购物车里现在只有那堆水果。


  “等明天我们去了海滩,我们就到我的那家夜店里看看。”T.J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一样拍了下脑袋,“你还没去过那家夜店是吗?离海滩不是很远。”


  “我知道那家店。”Curtis看着T.J终于把两瓶果酒放到了购物车里,然后牵住他的手,Curtis略粗糙的指腹蹭着T.J的,“你给我看过照片。”


  “照片和实际是不一样的。实际上那里真是……精彩绝伦。”T.J兴致高昂地说,“我觉得你可能不太喜欢西柚和蔓越莓,所以你可以尝一下那里的紫色阴霾,伏特加和力娇酒配合起来令人惊叹。”


  在零食区,T.J难得的没纠结到底买哪种口味的大包玉米片,而是漠然地走了过去,在快走到尽头时Curtis忍不住停下来拉了他一把。


  “……不买东西吗?”Curtis有点意外地问。


  “不想吃。”T.J又回头扫了一眼货架,那花花绿绿的包装现在在他眼里已经没有任何吸引力,他随手从旁边的架子上拿了两袋苹果脆片。


  “这个很酸。”Curtis提醒他。


  “或许能改善我的胃口。”T.J看着购物车里的苹果脆片,也有点奇怪为什么自己突然对这个感兴趣起来,他上次吃了一次之后对Curtis认真地说这个变成液体就是苹果醋。


  一次商场购物就以满袋水果和突兀苹果脆片结束了。Curtis还多了个帽子。他一直强调说自己不需要棒球帽。但T.J认真地说你当然需要,作为一个男人你不能只有毛线帽。


  


3.


  人们都说Curtis Everett最不喜欢妥协。


  “不行。”Curtis难得对T.J说了“不”,他托着购物纸袋,一边为了不会掉出东西来而努力保持平衡,一边把T.J从窗口扯过来,“你已经吃了三个酸奶冰淇淋了。”


  “可这一个会浇柠檬汁。”T.J的袖子被Curtis拽着,他眨眨眼,商量。


  “你已经吃了浇西柚汁、酸葡萄汁和苹果汁……”Curtis一一列举着。


  “而且天很热。”T.J打断,继续标明自己坚定的立场。


  被T.J打断的Curtis怔了一下。外面确实很热,天空中的火球发出炽热的光芒,T.J仔细打理过的棕黑卷发像是承载着阳光,他热的额头上覆了一层薄汗,水分像是总会很快蒸发一样,舔舔有点干的唇,灰蓝色的眼睛如同沉淀了一片星空。


  就像当初给Curtis弹钢琴的样子,手指在琴键上舞动,单调的黑白键却奏出美妙如溪流的曲子。然后他看向Curtis,钢琴上镂空烛架将跳动的烛焰连带着影子一起刻画在琴身上。钢琴上有隐隐绰绰的烛光,而T.J眼里只映着Curtis。过载的温柔。


  一个注定光芒四射的美好的人,降临在Curtis的人生里,如同神祇点亮了光。


  Curtis不知为什么就突然松了手。他看着T.J歪头疑惑地眼神,轻轻叹了口气,说:“去吧。”


  T.J愣了一下,眯着眼睛像是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过了一会儿,他笑了,让Curtis在路边树荫下等着他。


  当Curtis再次看到T.J时,对方手里端着一盒酸奶冰淇淋,上面淋了柠檬汁,金黄色的果汁顺着冰淇淋的边缘流淌下来,上面还覆着一些水果。


  Curtis还没说话,T.J就把两颗蓝莓喂到Curtis的嘴里,清甜的汁液配着柠檬汁略酸的口感驱赶了不少夏日的炎热。


  “我记得你喜欢吃这个。”T.J舀了一小勺冰淇淋,咽下去后,舌尖在唇边舔了一圈。


  Curtis确实对蓝莓有点偏爱。


  他们沿着人行道边走边聊,从Douglas小时候钓鱼摔进河里到Maria竟然穿了平底鞋,大多数时候都是T.J在说,Curtis在听。阳光透过枝叶的罅隙懒懒散散的洒在人行道上,就像随着气流旋转升高的棉花糖,将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


  一个简单的下午,T.J吃到了第四个冰淇淋。


  人们都说Curtis Everett最不喜欢妥协。


  可见这不总是正确的。


4.


  T.J有时候会玩得很开。


  比如在海边踩着细沙,把Curtis拽倒在沙滩上,然后总是反应迅速的Curtis就顺手一拉T.J,把来不及跳开的他一起拉下来,摔在自己的身上。


  涨上的浪水轻柔的抚过他们,海水特有的咸湿和清凉。


  “你有没有觉得这个沙滩在移动?”T.J推了推身下躺着的Curtis,对方难得被T.J劝说着换上了泳裤,在沙滩上支起遮阳伞时流畅优美且强健的肌肉曲线引来不少姑娘的青睐,甚至还有几个小伙子的口哨声,T.J有点不满地说,“你刚刚很受欢迎。”


  “可我手上戴着只有我们才有的戒指。”Curtis任由T.J直起身坐在他身上,伸手拉着T.J的手腕,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像是被热辣的阳光镀上了光泽。


  T.J撇嘴想了一会儿,垂睫看他的样子就像勉强同意他的说法,然后手下滑,与Curtis的紧紧相握,经常拿枪而磨出的茧蹭着T.J的掌心,T.J附身,将两人的手陷入柔细的沙子里。


  然后他们接吻。在海边,伴随着海水的层层汩动声,咸湿的空气,还有那看起来总也不会熄灭的太阳。


  就像他们在一起后普通的某一天。


  T.J玩得很开当然也不止体现在海滩边的亲吻。


  他带着Curtis去了那家夜店。


  脸上是骄傲自豪的神情。


  “今年的夜店之星在我这儿点亮。”T.J到吧台里,与调酒师打了招呼后,熟稔地从身后酒柜上拿出几瓶酒,将伏特加基酒倒进高脚杯里,“意思就是今年的我这儿人气很高。”


  Curtis经常会听到T.J谈起他经营的夜店,从地理位置的选择到经营方式和理念。他知道T.J研究了很久,也认真准备了很久,放弃的方案已经堆成了厚厚一叠。


  “你很优秀,T.J。”Curtis喝了一口T.J递给他的紫色阴霾,基酒的辛辣混合浓郁水果味的力娇酒顺着喉间滑下,他说,“你应得这一切。”


  T.J眨了一下眼睛,眼底亮晶晶的,在夜店里迷离变幻的灯光下如同起了一层水雾。


  你很优秀,你应得这一切。


  “谢谢。”T.J转了转婚戒,轻声说。


  Curtis不太适应这种地方。时不时会有人过来搭讪,混杂的香水味就像把他放进一个密闭的蒸笼里,聒噪的音乐和舞动的人群,还有时不时会碰到的酒杯,有些刻意或无意地撩拨,比如此时——


  Curtis觉得自己的大腿被人摸了一下,然后又摸了一下。T.J说要去见几位朋友,等会儿回来找他。Curtis沉住气在吧台的高脚凳上坐着,旁边有一对情侣(或者不是但谁又知道呢)正在调情,调酒师手里熟练的动作,酒瓶相碰的声响都让他有点难以招架。


  到底谁在摸我大腿。


  Curtis皱着眉扫视了一下周围,有几个路过的人被Curtis突如其来的凌厉眼光吓了一跳,踌躇着换了条路绕过了吧台。


  刚转回视线,就感到口袋里被塞了个什么。他摸出来一张名片。


  Thomas Hammond。


  “怎么样?”T.J端着酒杯,勾住他的肩膀,“能问你要一下电话号码吗?”


  Curtis摩挲了一下那个质感不错的名片,将他放回口袋里,挑眉,学着Maria曾经对T.J的话,说:“你搭讪的技巧糟透了。”


  “我都四年多没和别人搭讪了!”T.J气鼓鼓地坐在一旁,他应该是喝了酒,双颊染上了红晕,他伸出手跟Curtis算着,“婚后三年,婚前一年多,老天,我上一次搭讪的对象还是你,你当时还把枪指在我的头上。”


  说罢,T.J就比了个手枪的姿势,将指尖戳在Curtis心口处,然后“砰”。


  “一枪致命。”T.J勾起唇角,装作吹枪口一样吹了吹指尖。


  


5.


  T.J拿着报告单确定自己怀孕时正值他总是晨吐的第五天,而且越来越不想吃东西,每天总喜欢变成小黑羊,像一团小毛球一样缩在Curtis身边睡觉。


  Curtis坚持让他去看医生,T.J拗不过他,只好联系了他家的私人医生。


  然后他拿着报告单,坐在椅子上一脸茫然,上面明明确确的结论——T.J怀孕了。


  而且都他妈七周了。


  医生看起来非常平静,他对T.J嘱咐:“回去多看看相关知识,过几周再来一次,做NT检查。”然后看着T.J一脸崩溃的样子,安抚着说:“这与那个……你知道的,也有关系,当你变成羊时,身体结构也当然异于常人。不过我目前还不确定这次怀孕是否和普通的孕期一样,但初步检查是差不多的。”


  “那变成那只黑羊的时候呢?”T.J追问,“也是怀孕体征吗?”


  “当然,不过到孕态明显时就不建议变成黑羊了,会影响健康,所以请注意生活调节。”医生推推眼镜,“我建议还是通知Ham……抱歉,Barrish夫人。”


  “不要。”T.J摆摆手,“就让我先独自承担这件事情吧,求你。”


  然后他迟迟不肯出门。他与门外等候的Curtis只有一墙之隔……或许一门之隔,但他就是不想出去。


  就算出去了,他该怎么解释这个事情?


  嘿Curtis你猜怎么着,我被你操了之后怀上了你的孩子。


  或者,你见过最离奇的事情是什么?估计都没有我将要告诉你的事情离奇。


  他脑子很乱,就像扔进了一个解不开的绳结,然后他拿出手机,给远在雪国的Maria打了电话。


  “……你说什么?”Maria不可思议地问,“Curtis知道了吗?”


  “他不知道。”T.J叹了口气,“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你明白吗?”


  听到前面那句话Maria还没来得及损Curtis几句,就因紧跟着的下一句而放下了心,她好像在翻看着什么东西,纸张翻过时的声音传到T.J的耳朵里,她说:“去告诉他吧,他见过的、能承受的永远比你想象的多。”


  在T.J挂断电话的时候,Maria还贴心地说我会帮你通知雪国民众的。


  “不客气。”Maria笑着按下了结束通话。


  T.J捏紧报告单,手放在门把手上犹豫了一下,深呼吸,走了出去。


  Curtis看到他连忙走过来,他看起来非常担忧,尤其是看到T.J满脸严肃与紧张。


  “怎么样?”Curtis扶住他的肩膀,问。


  “……”T.J沉默地把报告单拍到Curtis身上。


  Curtis打开报告单,一字一句地看下来,然后看向T.J时满脸的惊讶。


  “你是不是觉得我就像个怪物。”T.J倚着墙,低下头,“什么奇怪的事情都会发生在我身上……我以为会变成羊已经是极限了……”


  “不,怎么会?看着我。”Curtis将报告单仔细地叠起来,望着T.J有点躲闪的眼睛,说,“这并不奇怪,T.J,这是奇迹。”他走上前轻轻用抱住T.J,在他耳边说,“就像我之前的国王虔诚的跪在神殿里一样……不过神没有垂青他,而你眷顾了我。”


  T.J一直悬着的心终于在Curtis的温暖里落回原地。相拥的热意从心里泛到眼底,水汽凝聚成滴,落在Curtis的肩上。


  “你该刮刮胡子了。”T.J闷闷地说,语调里还带着细微的哽咽,“好痒。”


  


  而雪国在Maria的帮助下,上至新一任国王下至还在耕地的农夫都知道了他们的前任国王的王后将有一个孩子,这一切传达的如此迅疾,在Curtis打开报告单之前就已经举国皆知了。


  于是T.J怀孕,Curtis是雪国里最后一个知道的。


  


6.


  Curtis其实不太会做饭。他厨艺的巅峰也就是战争期间,在营地里生火煮东西,沸水里翻滚着野菜,或者埋在雪地里冻得硬邦邦的肉,再加点盐巴。


  可现在Curtis并不想让T.J出去吃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Curtis做饭时T.J就在厨房门边担忧地看着,Curtis所要做的一切都是现从网络上查到的。而且这些厨具,使用的相当不熟练……除了刀。


  T.J一开始打算给Curtis买个围裙,但被对方严词拒绝了。


  “说真的……”T.J看着Curtis搅拌着锅里的蘑菇汤,提议,“要不我们还是请人做饭吧?”


  “我能行。”Curtis严肃地说。


  于是每一次T.J都会一脸欲言又止地盯着桌子上那些菜肴。


  “告诉我,这是蔬菜吗?”T.J拨了一下看起来色彩奇异的东西,问。


  “是。”Curtis解释,“好像有点过了。”


  是太过了。


  不过味道也还算差强人意。T.J虽然这么想,但还是吃了几口后就放弃了这盘看起来与水煮青菜只有颜色不同的食物。


7.


  他们最终还是请了一位厨师做饭和进行营养搭配。这拯救了几天下来T.J因为Curtis的厨艺而江河日下的食欲。


8.


  T.J有时候晚上睡觉时会很难受。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到最后动都不想动。


  Curtis总是在他第一次翻身时醒过来,跟他说话转移注意力,手安抚着揉他难受的地方。有时候什么都不说,呼吸伴随着夜晚的沉默。


  然后等一段时间,紧皱眉头抿着唇的T.J慢慢放松下来时,他低声问:“还难受吗?”


  T.J已经有了一点困意,听到这句话点点头,挨到Curtis怀里,鼻尖蹭着他的脖颈,呼吸洒在胸膛上。Curtis的手臂有力地抱着他,心跳渐渐相合,胡髭抵着T.J柔软的头发。


  T.J总在迷迷糊糊即将入睡的时候想着Curtis,他怎么有幸能遇到Curtis,在他无比糟糕的人生里。


  温柔且强势,果断又稳重。


  有家人,有苦心经营的夜店,有Curtis Everett,这是他曾经幻想的、现在拥有的最好的人生了。


  清晨时T.J还是会因犯恶心而呕吐,披着毯子跑到卫生间里。天还蒙蒙亮,Curtis也会随着起床,去卫生间里照顾头晕乏力的T.J。据医生所说,T.J的孕期反应要比正常怀孕要稍微严重一点,因为体内排斥期会比较漫长且剧烈。


  时间久了T.J就不太好意思让Curtis跑前跑后的照顾自己了。于是晚上难受时他强忍着不动,保持一个姿势等待这段时间过去。每一秒都让他恨不得蜷缩起来。


  T.J认为这样不会打扰Curtis,起码会给他一个没有被吵醒的安稳地睡眠。


  然而当T.J紧闭眼睛,艰难地捱过这段时间时,他感到身后的Curtis把手搭在他的腰上,将他带到怀里,然后手覆上他紧握的拳,慢慢地变成十指相扣。


  “别忍着。”Curtis说。


  最近脾气很坏的Thomas Hammond Everett先生翻了个白眼,小声嘟囔:“我才没忍呢。”


  既然这样,那以后就不忍了吧。


  9.


  Curtis真的再也没允许他吃那么多酸奶冰淇淋。


  他现在几乎天天拉着T.J出去散步,T.J也添置了几件宽松的大衣来掩盖他愈发明显的隆起的小腹。夏季过后是初秋,早晚温度都比较低,他们一般会下午出去,在公园的长椅上晒太阳,看广场上的定时喷泉。


  有时候T.J会嫌累不想出去,然后Curtis就和他在家读书。好难得啊,但最后还是T.J先睡着。那些书的来源各异,有Curtis自己买的,有他们两个一起选的,也有Elaine和Douglas赠送的。T.J还是把这件事告诉了Elaine,家人们过来探望了几次之后,被T.J要求给一点私人空间。


  虽然来源各异,但书的内容却大致相同。都是孕期知识相关。


  T.J不信这一套,他只觉得怎么舒服怎么来是最优选择,但Curtis并不这么觉得。他认真的样子T.J觉得他都要做笔记了。


  “雪国怀孕也这么麻烦吗?”T.J戳戳Curtis,问。


  “并不。”Curtis将书翻过下一页,回答,“所以我对这些知识感到很新奇。”


  T.J哀叹一声,仰面躺在床上,他侧身拿过放在床头柜上的照片,上面有点模糊,但隐约看出来了婴儿形状。


  “你猜,是男孩还是女孩呢?”T.J问。上面的显像因为T.J身体构造而分辨不出婴儿性别,“说说看,你希望是男孩还是女孩?”


  “我都很喜欢。”Curtis回答,他顿了一下,指着书上的一行文字,“上面说多吃些动物性食物……你想吃牛排还是鱼块?”


  “黑椒牛柳吧谢谢。”T.J将枕头蒙在脸上。


10.


  沙拉也成了一个必不可少的东西。


  T.J现在盯着满满的蔬菜沙拉和水果沙拉就犯愁。


  但他还不得不吃下去。这不仅是因为对他的身体好。


  而且这是Curtis在厨房里能做出的最棒的东西了。


  放在冰箱里拿出来的话效果会更好。但Curtis不让。


  于是T.J打算在某一天烧掉那几本孕期相关的书。虽然到最后,这个伟大的计划也只停留在“打算”的阶段。


11.


  因为这件突如其来的事情他们连做ai都小心翼翼了起来。


  “你还记得我们是在蜜月期吗?”T.J委委屈屈地问。如果不是这个令他们措手不及的事情发生,估计他们现在将会度过一个非常、非常、非常美妙的蜜月。


  Curtis问:“你可以吗?”


  “随时随地。”T.J眼睛都亮了。一个没有xing生活的蜜月期,简直就像可乐里没有加冰块。


  为了方便和安全,T.J坐在了Curtis身上,对方扶着他的腰,缓慢的、谨慎的进去。


  “其实你可以快一点的。”T.J碍于隆起的腹部没办法像往常一样俯身交换一个深吻,Curtis抬身吻住他。


  全部进入时T.J发出一声急促的喘息。


  一个装满温柔的过程,每一动作都极尽了缱绻。


  “我在认识你时……你好像还没那么慢过。”T.J喘息着,迎接Curtis的撞击,手紧紧抓住床单,生理性泪水掉落在Curtis身上,与汗水交融,他断断续续地组织语言,“不会出事的,真的。”


  所以有时候的夜晚也并不沉默。


12.


  当T.J终于熬到孕期的后期时,一切显得都顺其自然了起来。


  “厉害到不行。两个人出去度蜜月,结果带了个孩子回来。”Maria在电话里调侃,“我希望是个姑娘,这样我就能跟她分享我的衣服和鞋了。”


  “谢谢。”T.J敷衍地回答。


  “帮我跟她说声我爱你。”Maria轻快地说,“我都已经迫不及待见那位小公主了。”


  “说不定是小王子。”T.J摸了摸自己已经非常明显了的腹部。


  “哦好吧,我也可以接受。不过我才不想教他用枪之类的东西呢。”Maria回答。


  挂断电话后,T.J对隆起的腹部轻声说:“小家伙,你的Maria阿姨说爱你。”


13.


  T.J刚开始很喜欢跟肚子里还未出世的小家伙说话,有时小家伙动一动就会兴奋的不得了。可自从晚上经常被肚子里乱动的小家伙吵醒后,他就对这个事情淡然了。


  Curtis总是会错过小家伙动的时候。


  “你想跟他说话吗?”T.J问,拉着Curtis的手覆在隆起的肚子上。


  Curtis有点迟疑,在T.J的手松开后也只是虚虚地盖在肚子上,不敢轻易地移动。


  “跟他说句话,快。”T.J轻声催促。


  说些什么呢?Curtis想说的话太多了,以至于真正面对的时候反而沉默寡言起来。他小心翼翼地轻抚着T.J的肚子,然后轻轻靠上去,静下来听里面的动静。可里面一直都是平静的。


  但这像是与里面的婴儿有一种连接的新奇感让他升起一种别样的感受……幸福?幸福。


  他犹豫了好久,像是这一生所有的迟疑和踌躇都在这一刻消耗殆尽,等到T.J都快要睡着了,他才开口说:“嗨。”声音都有点哑。


  T.J睁开眼睛,听他下一句准备说什么。跟孩子聊天?讲讲出生后的计划?阐明自己有多么爱这个孩子?这个在自己肚子里,突如其来而又像是命中注定的惊喜。


  他等待着。又怕会有点失望。但把关注点放在孩子身上总是合情理的。只是……总是有点失落。


  Curtis没察觉到T.J,他继续说:“我是Curtis,你出生后我们就能见到了。”


  果然。T.J想。


  “所以请乖一点。”Curtis说,“别让他太累,希望你能多照顾一下我爱的人。”


  T.J愣了好久才确认自己没有听错,Curtis口中的那个“他”,那个“我爱的人”,正是自己。


  “哪有向还没出生的baby提要求的啊。”T.J笑了,勾起的唇角尽是温情,“刚刚他没动静,估计是你太凶了把他吓到了,所以赶紧刮掉胡子吧,蹭的我肚子好痒。”


  一直没能遇到小家伙动的Curtis有一点点沮丧。


  深夜的时候,T.J突然叫醒Curtis。


  “来了。”T.J眨着眼睛,一脸困意。


  “什么?”Curtis疑惑地问。


  T.J直接把Curtis的手拉到自己的肚子上,里面小家伙好像在踢腿,隔着肚子能感受到里面轻微的动静。


  “他动了。”Curtis陈述。


  “他动了。”T.J重复。


  于是成为爸爸的Curtis Everett,终于在这一天的深夜里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孩子的存在。


  


  14.


  在做产前最后检查,去拿结果的时候。T.J拿着检查结果一脸正经地问Curtis:“你期望是男孩还是女孩?”


  “这真的不重要,T.J。”Curtis再次说明。


  “希望如此吧。”T.J耸耸肩,由于肚子越来越突出,他不得不再买加大码的大衣,以致于现在大衣就像毯子一样松松垮垮的披在身上,他扬了扬检查结果,纸张哗啦啦作响,“因为,居然他妈的是两个。”


  “……两个?”Curtis接过纸张,还有最后的拍片结果。


  这都要预产了,才知道,原来肚子里是两个宝宝,一男一女。


  ……这简直……天啊。


  “棒极了,”T.J已经没力气翻白眼了,“我们纠结了那么多天起的男名和女名,都能用上了,还有Maria买的粉红色婴儿车和那些小洋装……老天。”


15. 


  他们有时候会回忆起当初T.J是小黑羊时的情景。


  卷曲且柔软的毛,富有肉感,垂下的耳朵,缩起来就是一个黑色的毛团,连叫声都柔柔的。  


  在雪国时小黑羊卧在Curtis腿上取暖,头埋在他厚厚的衣服里。Curtis去哪儿他都跟着。


  有时候醒来时Curtis会发现怀里空落落的,掀开被子,原来T.J在的地方只有就像黑色的抱枕的一团。碰一碰会抖一下,然后舒展开身体,圆圆的大眼睛就盯着Curtis,欢快地叫一声。


  


16.


  “你可以把我掉的羊毛收集起来,织一个纯羊毛的帽子。”T.J提议,“只不过又是黑色的。”


  这当然遭到了否决。  


17.


  孩子出生的那天不止Curtis,T.J的家人也全都赶到了,一群人紧张地等在手术室门口,Elaine漏掉了三个来自政要部门的电话,而Douglas则直接关掉了手机。


  T.J睡了很久,他只听到了孩子的哭声。


  醒来时已经很晚了,T.J睁开眼睛,余痛让他倒吸一口冷气,转眼看到了在身旁的Curtis。


  “嘿。”T.J轻轻捏了捏Curtis紧握着他的手。


  Curtis几乎是立刻就醒了过来,他看到T.J,着急地问:“怎么样,还疼吗?”


  “我很好。你知道的,过一会儿就不疼了。”T.J撇撇嘴,回答,然后问,“那两个小家伙呢?”


  “他们也很好。”Curtis亲吻了一下他的额头。


  这就足够了。


18.


  T.J和Curtis在这个国家度过了无限延长的蜜月,手忙脚乱的蜜月。


  孩子们经常会哭,甚至在半夜。他们不得不爬起来,一个去冲泡奶粉,一个去哄放声大哭的孩子。


  当一个哭的时候会带着另一个哭,这简直是世界末日。


  T.J尝了尝冲泡的奶粉的温度,然后回到婴儿床那里,Curtis正在手足无措地面对着两个孩子,他抱着一个,另一个还在哭。


  “以后你去冲奶粉吧。”T.J无奈地说。


  


  Curtis有时候从外面买东西回来,会看到T.J逗着孩子们玩,一大两小都笑的前仰后合。T.J眼角的笑纹都溢满了温和。


  而T.J呢,有时候从那家夜店回来后发现Curtis好不容易把孩子们哄睡,然后自己靠着婴儿床睡着的样子。T.J放轻脚步,走过去,和恍然醒来的Curtis交换一个温柔的深吻。


  在很久以前,他们都不曾明白什么叫做生活。Curtis有着阴暗的过去,还有拼力争取的权力,而T.J嗑药自杀,游走于各个夜店,生活无比糟糕但却无力挽回。


  现在他们好像突然明白了,这大概就是生活。并不糟糕,但也不过度的优越。


19.


  Curtis先带着两个孩子返回了雪国,因为那里有一点小事需要处理。而T.J则要与家人再多呆一会儿,顺便对那个夜店做一下工作布置。


  Maria惊叹于Curtis能独自一人带回两个孩子的能力,热情洋溢的跟他介绍了自己筹备的婴儿房。于是两个小家伙有了一个舒服的临时卧室。


  T.J还有好几天才能回来,Maria让Curtis从网络上与T.J开启视频通话。


  “你应该学学这个,Curtis。”Maria说,“用鸽子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于是Curtis就在这段时间里学了一下如何用视频通话。


  T.J对他送上了来自远方的鼓励与支持,并且总是和他通话到很晚。孩子们总是吸手指,这让Curtis有点烦恼。


  “我爱你们。”T.J总在视频要结束时说,然后在两个睡着的小家伙被抱到婴儿房时,问,“Curtis,还想听钢琴曲吗?”


  音质透过层层传递,有点折损。但Curtis只是看着T.J弹钢琴的样子,就十分满足了。


  他想起许多年前,T.J对他说,  如果有钢琴的话,我可以弹给你听。


  我确实不喜欢弹琴,但我喜欢你啊。


  那是Curtis第一次沉下心听钢琴曲。流畅的乐曲在雪国的夜晚里温柔成了一片海洋。


  如同烈酒徜徉在糖霜的温柔之乡。


20.


  有一天,在Curtis要结束这个视频对话时,T.J欲言又止地喊住了他。


  “等一等,Curtis。”他说。


  Curtis问:“还有什么事吗?”


  T.J犹豫了一下,说:“没有了。”


  


  当T.J回到雪国,他们的生活回到了正轨。


  Curtis已经学会了做简单的早餐,他比T.J醒来的要早,准备下床去做早餐。T.J迷迷糊糊地醒来,揉揉眼睛,拉住Curtis。


  “等一等,Curtis。”T.J揉了揉自己乱糟糟的头发。


  Curtis停下来,重新坐回床上,等着T.J从困意中醒过来。


  “Curtis。”T.J凑过去吻了他一下,又钻回了被子里,那句话留在了被子外面,“我好喜欢你啊。”


  Curtis摸了摸他的头发,笑意隐藏在了胡髭下面。


  这只不过是他们最普通的一天。


  好喜欢你啊。Curtis。


  我也是。


-FIN


终于把答应了好久的带球番外写了出来……不知道还有没有小伙伴喜欢这个小黑羊踢街。本来就朝着治愈系方向走的,写完后才发现好像写了个温柔至极的柯蒂斯。前几天看雪国列车的时候就觉得柯蒂斯并不只是一个英明神武且果断的强势形象,他的人性闪光点也体现在了温柔上面。比如对待孩子,对待一些事情他实际上都能看出来温柔的特点。


离写烈酒与糖霜的正文时间有点长了,感觉找不到当时的那种感觉了。不过还好当时就觉得柯蒂斯如果和踢街真的在一起了之后,他们两个都会是温柔互补的,就像互相救赎一样。


其实归根结底我发现我还是无法脱离那种日常文2333333这篇不知道为什么写的我少女心泛滥的😂😂文希望没有大BUG,这几天普及了好多孕期知识哈哈哈哈哈哈


目前我的脑洞到此为止是结束了。如果有可爱的梗,适用于这对CP这个设定的话或许还会写下去~毕竟好舍不得小黑羊踢街QWQ。

评论

热度(5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