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存

苹果派和曲奇

枫糖浆:

刚刚在我饿到不行时被小天使投喂后有感而发。生活真是太甜了。
——————


  Sebastian真的好饿啊。他的胃发出空空如也的叫声,他窝在拖车里窄小的沙发上,冰箱是空的,桌子是空的,什么都是空的。亚特兰大的太阳太过刺眼,透过拉起的窗帘像要把他烤化。


  真是太饿了。他拍完自己的那一场已经很晚了,顶着烈日回到自己的拖车里已经接近虚脱,只喝了几口冰水。他应该去找点儿东西吃,比如他同组的同事们。可是正值休息时间,贸然打扰总是不太合适。


  Sebastian盯着天花板,上面镶嵌的灯就像一个巨大的无形漩涡,裹着因为饥饿而全身乏力的他窒溺。


  他闭上眼睛,强迫自己不要去想任何东西,只是沉入睡眠,拜托,只是睡眠。让他缓解一下自己饿到有种窒息感的胃。脑袋发沉,糟糕的不行。


  原来饿到极致会有一种遏制住呼吸的错觉,身体机能都调成了最低档。就像老旧的、有气无力的风扇。


  突然他拖车门被敲响了,一下又一下,持续不断的执着。


  Sebastian扒扒头发,被汗水浸湿,贴在脸侧。他艰难地从沙发上爬起来,刚站起的时候眼前发黑,一片一片的光晕。然后Sebastian揉着自己疲惫的挂着黑眼圈的眼睛,路过柜子时看到自己模糊的影像,半长又乱糟糟的头发、没刮干净的胡渣以及看起来就像虚脱了的姿势。真的很像个流浪汉,这也算是一种塑造角色的成功?


  Sebastian惊讶于自己还能有力气为这个想法而勾起嘴角。他捂着还在哀鸣的胃,打开拖车门。


  逆光,还没看清拖车外的人,就先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嗨,Seb……我的老天你怎么看起来这么糟。”


  对,没错,我他妈糟透了。Sebastian用迷迷糊糊的脑子反应过来站在自己对面的人是谁,Chris Evans,美国第一好同事。他翻了个白眼,侧身让Chris走进来。


  对方提着一个纸袋,沙沙的声响。Chris面带担忧地摸了摸Sebastian的额头,确定他一切还好,把纸袋塞到Sebastian怀里。


  Sebastian没反应过来,他眨着眼睛看了看Chris,又低下头打量了下纸袋。


  “一个派,两包曲奇。”Chris摊手,解释,“我拖车里的,吃不掉了。”


  哦天哪。Sebastian打开纸袋,里面果然是一个热烘烘的苹果派和巧克力曲奇。他眯着眼看向Chris,对方微微抿起唇,有点紧张的看着Sebastian的神情,就像在担心他喜不喜欢吃。


  根本不存在什么拖车里的食物太多了以致于见鬼的吃不完这种说法。这袋东西分明就是Chris特意拿给Sebastian吃的。就像分享过的蓝莓果酱,三明治以及起司面包。Chris喜欢吃的总是会多买一份给Sebastian尝尝。理由是亘古不变的“拖车里的吃不完”。Sebastian也不拆穿。


  “谢了,伙计。”Sebastian扬扬袋子,说,“帮了大忙。”


  Chris笑了,像好哥们一样捶了捶Sebastian的肩。


  


  Sebastian在Chris走后独自面对放在桌子上温热的食物。蒸腾起的热气像是要钻进他的眼眶里,让他眼睛都有点温热。像是水分积聚。


  他深吸一口气,苹果派清香和巧克力曲奇的香甜让他有点不真实的眩晕。他偏头看向窗外,亚特兰大的天气还是那么的好。


  


  “怎么样?”Chris在片场绿幕前跟Sebastian聊天,“那个派和曲奇味道好吗?”


  “还好啦。”Sebastian看着Chris的蓝眼睛,还有摘下头盔的金发,说,“太甜了。”


  Chris勾起嘴角,像Sebastian喜爱的弧度。他们腿挨着腿,距离只有身上的制服厚度。


 


  真是太甜了。


-FIN


这种明显感恩生活有感而发的速撸的文以后就不在题目上加[evanstan]了。太短了23333
那个投喂我的小天使连续两天机缘巧合的拯救我😭昨天也是饿到不行,她突然过来给了我一盒冰皮月饼💗感动的哭出来。

评论

热度(255)

  1. 奉为羽秀枫糖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