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存

[Evanstan] 克莱因蓝 14-20

枫糖浆:


前文



14.


  Sebastian下午就走了,他穿着自己的衣服,刚刚被晒干有点干燥的布料贴在自己身上。他觉得阳光在不同地方总是有不同的样子,比如Chris家的阳台上。那里堆了个箱子里面全是狗玩具,还有一个堪比婴儿睡床的窝。Sebastian想的过于专注,连跟Chris道别都心不在焉起来。


  在快要开口时他犹豫着该说什么,感谢你这两天的款待?再见?以后见?他的舌尖顶着牙龈就是吐不出一个清晰的音节。


  Chris先一步拥抱了他,鼻尖抵着他的侧颈磨蹭,深深的呼吸,气息不稳。旋即松开。Sebastian将想说的所有的话都吞咽下去,喉结滚动。


  “祝你……”Sebastian想了半天,才勾起嘴角笑着说,“祝你假期愉快,先生。”


  踏在楼梯上时Sebastian回头,看见Chris靠在门框上看手机。他突然想起开端,那个电话。他觉得自己他妈一点也不在乎。他毫不在乎Chris听起来喝的烂醉给他打了个错误电话的背后到底是想对哪个妞说“我现在很想你”,他也不会承认当时听到这句话时呼吸一瞬间的静滞,他根本不在乎阳台的狗窝里除了East是不是还住过一只叫Nancy的小金毛。


  听起来有点冷漠,是不是?


  他看Chris时对方也恰好抬起头来看向他。Chris的眼神总是毫不遮掩,他的渴望他的失落还有他的野心,他笑的时候眼睛里也能开出一朵花,他紧张焦虑的时候Sebastian能看到他的蓝眼珠在抖动。


  真是幼稚极了。Sebastian想他演绎过不同的人生,繁杂的航线钉着他的每个假期,可总觉得只有波士顿的土地才让他觉得发烫,虽然刚下了雨后的深秋实际上泛着凉。


              


     


15.


  刚到纽约时Sebastian接到公司的电话,告诉他《美国队长2》的导剪版完成了,要不要过来看一下。


  Sebastian站在便利店里,侧着脑袋夹着手机说好的我这就去,然后从面前的冰柜里拿了一瓶酸奶。


  其实看拍出来的效果还挺有一种别致的体验,尤其是CGI都做好了之后。他买的酸奶里面加了蓝莓汁,略微稀释的淡蓝色有点像美国队长的眼睛。Sebastian想着这个比喻,看向屏幕上的冬兵和美国队长,有点想笑。


  Chris在片场绝对是属于那种活跃型的,和Anthony一拍即合,天天像有耗不完的精力从这边跑到那边,要不就拿着一个小风扇靠着储物箱吹风。


  而Sebastian绝大多数时间都带着面具,质地有点硬,边缘勒的他有点疼。全身上下被裹得严严实实。Chris总是跟他抱怨自己的制服太紧不方便上厕所,然后打量了一下Sebastian同样复杂的制服,同命相怜地揽住他的肩膀。


  “需要我帮你脱裤子的时候直说就好了。”Chris像是许下了多大的承诺似的。


  他和Chris呆在一起时总是觉得很舒服,可能是他手里的那个风扇一直不自觉地偏向Sebastian的方向,又或者因为他就那么恰好的知道Sebastian在想什么,哪些该说哪些不该说的界线把握的出人意料的优秀,但是他聪明Sebastian也没那么傻,一旦规则和底线都摸清楚了接下来的事情都会得心应手。他们笑起来的时候光影把轮廓描绘的深刻,从睫毛的抖动到唇角都像藏着一番英俊和深情。


  Sebastian和Chris练习过无数次怎么把那句“陪你到最后”说的感人又动听,他捏着Chris肩膀的时候,Chris在天空母舰(对他而言实际上就是个绿幕)上满脸是伤而又专注看着他的时候。他额上的汗滑进眼睛里,他看不清东西除了Chris染金的短发和眼珠的透蓝。


  现在他坐在柔软的皮制椅上,眼前是配上BGM的电影,天空母舰那一幕被无限的放慢拉长。


  那个BGM有点煽情。Sebastian想。


  但好像也没有别的更好的选择了。


    


     


16.


  宣传期到来的也非常迅速。被突然通知要到公司开会的Sebastian推开会议室门时身上还带着草地烤肉的味儿,他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长会议桌对面的Chris,对方冲他眨眨眼,说嗨Sebastian。


  Sebastian拉开椅子坐下。在宣传期前的会议内容总是毫无新意,发了一些稿子应对媒体提问,还有简单讲述了一下行程安排。Sebastian参加的宣传不是很多,虽然角色是副标题但戏份也是少得可怜。


  套路嘛,每次宣传电影必备的。Chris驾轻就熟,Sebastian正在努力克服回答问题时不会过于紧张。


  散场的时候Anthony提议约一杯,Chris耸耸肩说反正又没有别的事情。Sebastian感受到Chris看向他的视线,干咳一声,说:“Well……BBQ在等着我。”


  “那真遗憾。”Anthony捶了一下Sebastian的肩膀,被Sebastian笑着还击。


  “以后见啦。”Sebastian说,然后余光瞥了一眼Chris,对Anthony说,“巧克力派。”


  Sebastian出门后,Anthony撞了撞Chris的手臂,小声问:“你们两个怎么了?”


  Chris看着Sebastian离去的背影,摸了摸鼻子。


  “不知道啊。”Chris说,“我不知道。”


  毕竟那是深不可测的Sebastian啊。


              


            


17.


  Sebastian有时也想不通自己为什么开始变得刻意的躲着Chris。当他在会议上听到自己与Chris一起出席的宣传活动不多时明显的松了口气。


  他躺在家里的沙发上。他觉得自己应该是喜欢姑娘的,毕竟在遇见Chris之前也交往过几个漂亮的女友,她们够聪明,性感,火辣。偶尔在Sebastian家留下不同色号的口红,眉笔或者一双高跟鞋,当做下一次见面的好借口。


  但是,怎么说呢。Sebastian觉得自己也是真心的,他对待感情从来不开玩笑。分手的时候也整夜整夜睡不着,和朋友坐在酒吧里就是个颓废又寂寞的单身汉。


  他对待自己的事业既努力又谦逊。有时候会……太超过。好哥们嘲笑他拍个剧就像去相亲,泡走了多少女主角。


  爱情来自哪里?心脏的每一次跳动,动脉血液的流淌,荷尔蒙的作祟以及多巴胺的峰值?


  Sebastian太想不通了,用多少海德格尔也解释不了。他怎么就喜欢上Chris Evans了呢?


  就像小龙卷风在心里到处跑,搅乱了本该发生的所有的一切。


      


  “那可是Chris Evans啊。”Charles发出啧啧的感叹,“好莱坞的Chris之一,哇哦,酷。”


  “问题不是这个。”Sebastian敲敲桌子,冰美式也没有让他的思绪清醒一点,“问题是……为什么他妈的是Chris Evans啊?”


  “为什么他妈的不是?”Charles说,“你敢用Chris的胸肌发誓,他不符合你刚刚提的火辣性感和聪明吗?”


  “我当然能用Chris的胸肌发……”Sebastian刚想嘴硬地反驳,还没说完就顿了一秒,瞪大眼睛,“我为什么要用他的胸肌发誓?我的不行吗?”


  “没料,伙计。”Charles拍了拍Sebastian的胸膛,“你的没料。”


               


                 


18.


  Chris觉得真是太快了。深秋来的猝不及防,他早上像往常一样穿着T恤和运动裤去健身房的路上感觉到冷时才发现这已经是他妈的深秋了。


  他对季节变换什么的一直少有感知。Sebastian却敏感的不行。他第一次来波士顿时下着雨,穿的蓝外套被雨水浸湿,走进club,走进灯光里,走进Chris眼前时利落的把湿外套扔在沙发上问Chris你到底什么病。


  Chris当时一个人在club里听乐队唱歌,藏在阴影里,有种自深处而来的莫名的悲怆。他正在筹备拍一个电影,a film by Chris Evans,他要把这一行字打在电影单独一幕上就要对这个电影负责。还处在制作前期,但他已经压力大到想揪自己的胡子和头发。


  Sebastian问他还好吗,语气犹豫又真诚。Chris看着他,余光里是堆在一旁的被水浸成深色如同克莱因蓝的外套,Sebastian的眼睛里进了光线,浅色虹膜也像蒙了深一层的色彩。他有一万句话想说,比如,我想拍个电影。


  Sebastian听到后肯定会惊讶地睁大眼睛,他所有不经意的可爱表情在Chris心里就理解成了有意为之。


  然后我想拍一个电影,对,电影。讲一个从纽约到波士顿的爱情故事。就是从你住的地方到我住的地方。这样说是不是通俗一点?


  Chris完全有权利说这个,他是个病入膏肓的浪漫主义者。可他什么都没说,只是喊了一声Sebastian的名字。


  却也像什么都说了。


                          


  他对Sebastian总是表现的很幼稚。他喜欢玩儿,收不住心,也能在家呆一周就只是每天陪East丢飞盘。他的前女友们总是说他不够成熟。


  成熟稳重是要表现给镜头看的。即使这一点有时候他也没做到。


  他可是个……双子座的Disney boy啊。而Sebastian应该也是个狮子座的Starbucks boy。


  所以在他们初遇时,Chris对他伸出手,说我是Christopher。独一无二的开场白和自我介绍。而Sebastian值得独一无二的东西。


              


  Chris想起他们参加的漫展,Sebastian坐在他的左手边,安静的,不太常说话。听到Chris在他身边时松了口气说幸好。


  Sebastian跟他开过玩笑说自己没有Chris那么耀眼,去星巴克买咖啡都不用戴墨镜和棒球帽,如果Chris坐在身边就能分担大部分火力,粉丝们目光都注意在Chris身上高喊我爱你。而Sebastian就不用那么紧张了。


  Chris在签海报时不自觉地会看向Sebastian,他的头发还没剪短,头发常常垂到脸侧,不得不再撩回去。签名的时候很认真,有人叫他的名字他就笑,嘴角勾起的弧度都能融化蜜糖。Chris敢保证人群里有几声甜心是说给Sebastian的。


  签名到一半时有个休息时间。Chris从厕所出来看到Sebastian靠在门板上抽烟,耳后的头发又垂了下来,他把玩着打火机,按出一簇簇小火苗。


  Chris在洗手的时候从镜子里看Sebastian,说:“还有十分钟。”


  “老天。”Sebastian把烟摁灭,将打火机揣回口袋里,从身后随身携带的包里掏出一小瓶分装的漱口水,漱了口后还嚼了两片口香糖。


  漱口水是柠檬味的,口香糖是薄荷味的。


  他怎么什么玩意儿都有啊。当Chris接过Sebastian抛过去的口香糖时,他还在纳闷着这个问题。而Sebastian早就回到场里坐着了。


  Chris有时会跟他小声聊天,从今天的漫展椅子还挺舒服的到等会儿要吃什么,Sebastian回答的不是很多,更多的是点点头然后well和you know。


  “签名很费力气的好吗?”Sebastian忿忿不平地活动了一下手腕,一脸不爽,“而你总是画圈。”


                    


  Chris曾经买过机票特意从洛杉矶飞到纽约就为了看Sebastian的那个百老汇的舞台剧。Scott受到惊吓一般问他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没有。这当然不算谈恋爱。


  他在一个深夜喝的一塌糊涂然后掏出手机打电话,一开始确实打错了。他处在一个聚会之中,酒精却让他觉得身处事外。他有焦虑症,虽然得到了积极的治疗,但偶尔,偶尔有时候会在人群中迫切想要在安静的时候听一个值得信赖的人说话。信赖,他总是把这个词语和hope联系在一起。


  Chris随意拨了个号码。接通用了很久,酒气萦绕在眼前让他看不清手机上的名姓。接通时对方用懒散困倦的声音说嗨。


  Chris从人群中匆匆走出,找到酒吧的一个僻静角落,身后是效仿摇滚不死而撕裂的墙纸和昏黄的壁灯,他问你还在听吗。对方很久都没有回答,Chris紧张到呼吸都急促。


  是的,我在。


  Sebastian。Chris从这句话就听出来对方是Sebastian。而且明显是被吵醒了。他说自己是Christopher。幼稚的Christopher。


  他跟Sebastian讲那只叫East的斗牛犬,编造了一只叫Nancy的金毛。都是演员,演技信手拈来。他现在是Christopher,就让Sebastian认为Chris Evans已经酩酊大醉到打错电话了吧。毕竟他们是同事,也仅限于同事,还没到掏心窝互诉心事的地步。拍戏时开开玩笑拍完戏后过各自的生活,本就应毫无关联的两段人生又何必自作多情。


  Sebastian一直没有挂断电话。Chris就一直在讲。他听着Sebastian的呼吸都像带着糖浆。


  到最后同伴过来说party要结束了,Chris应和一声,压低声音问,你现在怎么样?


  Sebastian愣了一下,说一切都好。


  Chris觉得心脏就像钻石一样被切割打磨着,酒吧的灯光射线就是切割刀。他说:“现在,我很想你。”


  Sebastian匆匆挂断了电话。他估计也不会把这句话当真,一个酒醉的Christopher打错了的电话,当真才是傻。


  可只有Chris自己知道,他的那句话里面有多少真心。


       


                


19.


  Sebastian在发布会的前一天早上赶到主办方定的宾馆,拿了房卡把背包扔进房间里,然后下楼去前台补办剩下的入住手续。


  在名单上签字时他不经意间瞥到了上一栏的名字。Chris Evans,就住在自己的隔壁房间。


  Sebastian眼皮一跳,空荡荡的签名栏告诉他Chris还没来。他飞快地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把笔一起递给了前台工作人员。


  妈的,自己在紧张什么啊。拍摄的时候不顾一切扑上去厮打且乱蹭的事儿都干过了。Sebastian心中啐了一口,然后就不出意外地看到了把墨镜别在T恤领口上的Chris。


  “呃。”Sebastian盘算了一下自己悄悄刷开门溜进去不被发现的可能性有多大,最后不得不放弃,“Chris。”


  Chris看起来有点倦态,他对Sebastian挥了挥手,指着自己的房间号打趣:“挺巧,不是吗?”


  Sebastian翻了个白眼,选择不接这个话茬,直接推门进去了。


  对于Sebastian来说,宣传期的工作零零散散的,他有时候会接到几个访谈,然后you know一番就被放走了。他更多的时候会在家里看看电影,慢跑,出去买书,或者参加几个朋友聚会。偶尔会去试镜。


  过得挺清闲的,他都有时间去参加写作训练班。


  有时候被媒体问到有关Chris时,他心里就开始紧张,小心翼翼地说,Chris,Chris很好,很优秀,我们相处得很开心,有时候也会联系。


  可上帝知道他们自从搞了一发之后就再也没怎么联系过了。他们做过了最亲密的事,结果现在表现的反而越来越形同陌路,也不知道是谁躲着谁,Sebastian有时候呆在家里会想起Chris的触摸,还有紧紧相拥时的温度,汗水的咸湿以及Chris喊他名字的声音。


  听起来有点下流。Sebastian为此悲哀地打了几次手枪。


                               


  Sebastian收到了来自主办方的短信,晚上会有个小型聚会。


                   


            


20.


  Chris用一杯芝华士12年换来Sebastian刷开自己房间门的前一秒Sebastian还在想他们本来要干什么来着。


  Sebastian吃了点东西就去洗手间的大理石洗手台那儿呆着了。Chris紧跟着他进来,手里端着两杯芝华士12年。


  “为什么我们总是偷偷摸摸的?”Sebastian看着Chris掩上洗手间的门,笑着问。


  “有吗?”Chris靠在他身边,浮夸的吊顶灯投射下来的昏黄光线还有水晶和玻璃的闪光,他无比自然地揉了一把Sebastian棕褐色的头发。


  Sebastian轻颤了一下,Chris的掌心总是感觉有着极好辨认的温度。他的气息和接触让Sebastian不安。Chris总是混淆Sebastian已知的所有概念,比如爱和性,逢场作戏和真情实感,最重要的还是他们之前所有流动的东西都与安全感相悖。


  安全和稳定是Sebastian比较渴望的东西,也是他不可碰触的禁地和弱势。


  “你今天状态不太好。”Sebastian的眼神盯着瓷砖上的一小块阴影,说。


  男人好像惊讶地看了Sebastian一眼,然后垂下眼睫笑起来。


  “我好像没告诉你。”Chris说,眨了眨眼睛,“我在忙一部电影。”


  “新工作?”Sebastian漫不经心地踢了踢地板,就像脚下有一块石头,“恭喜。”


  “不……好吧也算是份新工作。”Chris低声说,“我要拍一部电影。”


  Sebastian没想到会收到这样的答案,他瞪大眼睛,浅色的塞巴斯蒂安蓝里是Chris的影子,他拍了拍Chris结实的小臂:“哇哦。”


  其实也没什么值得惊讶的。那可是……Chris Evans啊。就算他要公布和Courteney Cox的恋情他也不会觉得有任何不妥,听起来挺酷的。虽然他特别喜欢Cox。


  “有关什么的?喜剧?”Sebastian兴致勃勃地追问。


  “爱情。”Chris说,然后用一个就像低喃般的语调说,“纽约到波士顿的故事。”


  这地名突然击中了两个人的一些共同的回忆。他们都沉默下来。有几个人从外面进洗手间又匆匆离开。


  有什么戳破了又有什么开始重新生长。如同打翻了一杯樱桃苏打,甜腻的樱桃果香伴随着气泡破裂的声响。


  “什么样的爱情?”Sebastian突然问,有点疑惑,就像正在消融的碎冰。


  什么样的爱情                  


       


-TBC


   


大概有那——么——久不写肉了23333333第20节我真的太满意了呜呜呜


#并没有什么纪念意义所以答案大概就是Sebastian和Chris般的爱情

评论

热度(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