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存

[Evanstan] 克莱因蓝 24-27(完)

枫糖浆:


前文



24.


  Chris在纽约一直呆到拍完整部电影,他检查了最后一段情节的拍摄成果,女人要和男人在初次邂逅的车站告别。他们含着泪亲吻。然后男人目送女人踏上火车。


  Chris承认自己有一点点的不敬业,他在最后的时候,满脑子都是Sebastian的身影。眼泪经常不赶时机,或早或晚的出现,那天从Sebastian家里下楼的时候,沮丧感快要把他压垮,眼睛却干涩的流不出眼泪。而现在,只是代入了Sebastian的身影,他就要红了眼圈。


  他们开始的阴差阳错,结局也看起来理所应当。在圈子里见多了流于表面充满变数的感情,真心变得更加难以捉摸和不敢触碰。有的东西说了多余,不说又觉得惶惶不安。


  Chris留在纽约剪辑影片,喝的咖啡比水都多。真是太苦了,从舌尖到胃里都难受,但慢慢的,在还剩三分之一的时候突然就习惯了。


  他在晚上同一时间还是不自觉地拨通Sebastian的手机,接通后两个人都不说话,只有轻微的呼吸声。然后挂断也迅速。到后来Chris就努力地让自己忽视那段时间,专心到工作上。


                 


  “我真不知道你现在和失恋了有什么区别。”Scott见到Chris时,对方刚把剪辑完成的影片导出来。


  “区别就是我还没开始谈恋爱就已经失恋了。”Chris瞥了一眼Scott,示意他别多管闲事。


  Scott足足沉默了一分钟,才拍拍他哥哥的肩膀,说:“酷。我会在你爱情墓碑面前摆一束花。”


  Chris并不需要什么来自Scott的亲情关怀,他现在忙的脚不沾地,影片剪辑完后就要安排宣传和上映,发布会和宣传期接踵而来,他天天接电话和邮件都开始怀念没日没夜的拍片的日子了。


  “你应该去放松放松,比如喝一杯,或者抛开杂事出去走走。”Scott建议,“就当为了……你的电影。宣传期可是个累活。”


  “谢谢你的建议,非常受用。”Chris说,“现在能帮我把这袋垃圾扔到楼下吗?”


  We love who we love.


  Sucks.


    


  纽约开始下雪了。Chris有时候想知道Sebastian现在过得怎么样。他肯定把自己裹的像个快要冬眠的熊。


  在波士顿经常会下特别大的雪,但Chris已经过了喜欢穿着鞋踩在雪地上听声音的年龄了。


  Chris在路上走着,雪落在伞上。他想起那次偶遇,Sebastian在街对面的星巴克买咖啡,冻得哆哆嗦嗦。


  Chris觉得自己从来不向Sebastian掩饰什么,他和Sebastian有些地方很相像但看起来又总是完全相异。他喜欢Sebastian,是个对自己来说已知对Sebastian来说是未知的事实。


  从来都没什么正面情绪。Sebastian有他存在手机相册里的女孩儿,他的事业,他的车他的房他的好友以及该死的所有与Chris无关的一切。Chris有时候嫉妒那个女孩儿嫉妒的发疯但还不得不表现的云淡风轻。面对Sebastian的时候,他总觉得Sebastian就像把自己所有的氧气都抽走了。Chris除了亲吻之外面红气喘说不出话,在Sebastian面前恨不得能学会用二氧化碳呼吸。


  做爱是令人缺氧的,Sebastian总是湿漉漉的,他的眼睛带着水,他的塞巴斯蒂安蓝也像被稀释了一样,让Chris想亲吻。


  Chris想告诉Sebastian他所渴望的一切,虽然听起来有点下流。但Chris每次亲吻拥抱进入Sebastian时听着对方在耳边的灼热的呼吸他总是会这么想。


  我想要你的一切。我想让你变得湿,比下雪又融化的街道还要湿。我和你严丝合缝,氧气也进不来。我想听你喊我的名字,手掌覆在我的背上,我爱你就像你钟情的星巴克里总有的咖啡,我给你房卡和数不尽的欲望。


  接吻会变的窒息,进入压缩着氧气,我听你喊我的名字,我的吻落在你身上就如同那次偶遇时雪覆着你的头发和肩膀。


  你是火热的,你是燃烧的。我想和你一起沉溺。   


  我想和你在一起。


    


    


25.


  Chris新片上映时Sebastian犹豫了整整一个星期才去买了票。他经常会看到Chris宣传自己的电影的新闻。


  他穿着一身得体的西装,以导演和主演的身份站在台上,笑的样子沉稳又青涩,导演这个身份有了更多的新鲜感和未知感。


Sebastian不经意间看到Chris在Bofore We Go intro的视频,站在一旁笑得像个男孩儿一样,充满了期待,在台上说话时都有点紧张。


 他坐在电影院的前几排,票根被他捏出了汗,人们都在小声讨论着Chris的电影。他将自己更深的陷进柔软的座椅里。


  电影刚开场时,他看到光影变幻的纽约,充满温馨灯光的中央车站,相拥的人们,就像Love Actually的机场。这是他们谈论过的场景。


  Sebastian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看完这部电影的,他听见Chris的声音就心尖打颤。他学着适应这一切就仿佛适应不怎么抽烟的生活和晚上不会响起的手机。


  他看着屏幕上的人影渐渐淡出,然后终于在看到“a film by chris evans”时眼睛湿润了。


  一个永远充满热忱的波士顿男孩儿。希望他的未来会很美好,从事所钟爱的事业直到垂垂老矣。


  毕竟他们都有那么长的路要走。


                     


  Anthony从路易斯安那州飞去了纽约,下飞机后在机场给Sebastian发短信「圣诞快乐。」


  Sebastian几乎是迅速回复了「圣诞节都过去两个月了,老兄」


  「我到纽约了,正在筹划一个持续时间很长的大派对,要不要来聚聚?我叫上Chris,他好像还在纽约。」


  Sebastian看到那个名字时眼皮一跳,不咸不淡地回复「是吗,我不知道。」


  「你们没见面?他拍那个电影的时候不是在纽约呆了快半年?」Anthony讶异极了。


  「没有。你知道的,他很忙,我也很忙。」Sebastian说。


  Anthony果断放弃了这个话题,开始跟Sebastian一本正经地瞎聊。


                


  “给自己个机会,你不试一试怎么知道结果会怎么样?”Charles对Sebastian说,“真难以置信,我居然教你怎么谈恋爱。”


  Sebastian挖了一大勺浇了蓝莓汁的冰淇淋送进嘴里,凉的倒吸冷气。


  还能怎么给机会?他会搭讪会调情会说一些好听的情话,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跟Chris相处。


  “美队3要开拍了吧?”Charles叹气,“起码你们还没弄得很难堪。”


  Sebastian敷衍地点头,如同那天坐在MoMA里,克莱因蓝是他最后的理想主义。


                     


                  


26.


  人们一失去了什么最鲜活的永远都是记忆。Sebastian并没想去纪念自己的逝去的爱情什么的,听起来矫情至死。而且两个单身汉搞在了一起,最后还是两个单身汉。


  Sebastian去听乐队演唱时跟着节奏一起摇晃,与身边的人一起击掌。他在人声鼎沸中想起了Chris的那个吉他。


  他怎么什么都会啊。会钢琴吉他还有小号。Chris在家里拨弄过吉他,和弦弹得流畅泛音压得精准,他轻声哼着老鹰乐队的《加州旅馆》,好听的不得了。


  “这可有点难。”Sebastian听着Chris的手指在吉他上弹奏着那一小段solo,赞叹。


  “确实,我练了很久。”Chris有点得意地挑眉,原木吉他的音色特别棒,“不过别说出去,因为我只给你弹唱过。”


  Sebastian的手机里多了一个属于老鹰乐队的歌单。


                   


  Chris曾经邀请Sebastian和他去看爱国者队的球赛,一个绝佳的位置。Sebastian本来对橄榄球并不是很感兴趣,毕竟他在欧洲呆了那么多年。可现场的气氛把他带动的一起随着人群不顾一切地喊叫,得分时欢呼,Chris都笑着说你看起来有点过分激动了。


  你也是。Sebastian指着他身上印着爱国者球队的衣服还有戴着的帽子。全世界都知道你爱Tom Brady爱的死去活来。


                    


  所以Sebastian想起来这些事的时候,觉得自己还是非常,非常,非常难过的。转瞬间又自嘲。


  你有心吗就难过。


  可舍不得终归还是舍不得。


               


             


27.


  世界上有那么多的相遇,却很难有掐准时机的巧合。


  Sebastian最终还是去了Anthony的派对,令他惊讶的是Chris并没来。他端着果酒和一路碰到的人们干杯,用杯子相撞的声响掩饰他四处张望的视线。


  “他没来。”Anthony拍了拍Sebastian的后背,“联系过了,那家伙在洛杉矶醉生梦死呢。”


  Sebastian笑了,心里却有点失落。他揽着黑人哥们的肩,说:“瞧,还是我够意思吧。”


  “啧。”Anthony跟他碰拳,感慨,“第三部电影就要开拍了,你怎么还不和Chris改善改善关系呢?”


  “well,这可有点难解释。”Sebastian也配合着感慨,“我其实也一直在问自己这个问题来着。”


  “少来。”Anthony毫不客气地拆台,“我觉得你俩有什么瞒着我。但是……whatever,本来就不关我什么事。”他耸耸肩,“今晚好好玩。”


  Sebastian感激Anthony的善解人意,说实话这故事有点太长了,要讲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头。不过,他们确实有努力改善关系来着,一度改善的太过火,现在彼此都需要冷静。


  Sebastian确实玩嗨了,他站在草坪上去拿摆放在桌子上的香槟塔,香槟从杯口溢出来打湿了他的手腕。他交谈大笑,加入那场Beer Pong,他运气不好又好像根本没认真玩,他将球拿出来喝光了那一杯杯的啤酒。


  Anthony从抽屉里掏出一包烟问Sebastian抽不抽。


  “我没带打火机。”Sebastian摇摇头,“而且我戒烟了。”


  “你在开玩笑?”Anthony不可置信地说,“戒烟?”


  “也不是戒啦,就是抽得少了。”Sebastian解释。


  而且,他落了一根烟在Chris那里。


  他在等那一根烟。而音乐恰好播放到《加州旅馆》。


                  


  派对进行到快中场的时候Sebastian已经喝成一滩烂泥,他跑了好几次厕所最后头晕目眩地趴在沙发上起不来。酒精在他体内燃烧,血液都滚烫。他眼前像起了雾一样模糊。


  “老天,你真是……”Anthony想扶他起来结果被Sebastian拒绝了,“我等会儿把你送回去。”


   喝酒了的人总是借着酒精什么话都敢说。Sebastian觉得自己一瞬间好像有了所有的勇气,他凭着自己过热超载的思绪,说:“让Chris过来吧。”


  “你疯了?他在洛杉矶,伙计!”Anthony无奈地说。


  Sebastian不说话了。他胃里翻腾的难受,再多说一句就要跑到卫生间吐出来了。


  Anthony不知道拿出手机拨号码,Sebastian隐隐约约的听到了Chris的名字。


  最后一次了。Sebastian看着映在地板上的炫目灯光,心里苦笑。如果再不来,我就真戒烟了。


  Some dance to remember. Some dance to forget.


               


  Chris匆匆赶到Anthony短信里的地址时,派对已经到尾声了。据Chris出门赶飞机已经过去了七个小时,从刚天未暗就开始的派对也到了凌晨时分,人们却依旧兴致不减地谈笑着纷纷道别离开。Chris带着夜晚的凉意与疲惫挤入派对的大厅。Anthony站在门口指了指窝在沙发上的Sebastian。


  “真不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Anthony说。


  “谢谢,Mackie。”Chris视线落在Sebastian身上,皱着的眉头舒展开,道谢,“我会跟你说清楚的,我保证。”


  “先去处理他吧。”Anthony摊手,“反正从来就没看懂过你们俩。”


             


  Chris走到沙发面前时Sebastian躺在上面正在犯困,Chris半蹲下来,他有点犹豫,Sebastian就在面前,他竟然不知道该怎么与他打招呼。


  Chris碰了碰Sebastian被酒精刺激的泛红的脸,对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视线艰难地对焦在Chris脸上,手指与Chris的相勾,然后慢慢下滑握住手腕。他说话的声音就像在搅拌糖稀,有点迷茫,带着果酒和香槟的气味。


  “……Chris?”Sebastian不确定地轻声说了一句,他握着Chris的手腕,紧紧的又迫切的感受Chris的体温,就像生怕是一场梦境,“Chris。”他确定了。


  Chris在Sebastian喊他的名字时就想拥抱他,如同以往那样埋在他的颈窝呼吸流连过他身体的空气。可这次相遇来的宝贵,他每一个动作都小心翼翼。


  “我送你回去。”Chris说,他把Sebastian拉起来,心里百转千回蜿蜒成了溪流。他连说话都带着从心头泛起的酸涩。


  Sebastian低低地应了一声。


  “Chris。”他像自言自语般地又说了一次。Chris看向他,微颤的睫毛下是灰蓝色的眼睛,Sebastian舔唇,舌尖带来的水润就像暖流经过时落在身上的丰沛水汽。


                           


  Chris把他搞回去费了不少力气。他曾经一直觉得Sebastian深不可测,他的酒量和他的脾气一样难以捉摸。可现在看起来又不像是那么回事,所有的印象都仿佛是自己思量太多。


  Chris半抱半拖着Sebastian,手臂搂着他的腰支撑住Sebastian快要失衡下滑的身体,最近他们都开始将健身提上日程,Sebastian的腰线开始结实起来,Chris喜欢他的腰窝,就像Sebastian笑起来时唇角的微陷。


  这家伙一点也不老实,睁着弥漫酒气的眼睛看看Chris再看看地面。


  “我们为什么不能清醒点儿做点事呢?”Sebastian低声说,咬着唇。他们每次总是会有一个人喝醉,或者两个人都喝醉,尤其是Sebastian,他觉得自己在Chris面前表现的一定是夜夜流连酒精的醉鬼。为什么就不能清醒点呢。他们就像两个追逐不休的仇人一样消耗着过多的情感和年轻。


  Chris垂下眼睫看他,Sebastian坐在车后座,把外套披在身上。酒气在狭小的空间里发酵,车内的挥发式香水瓶的气味熏得头晕。


  “慢点儿,哥们。”Sebastian点了点Chris的肩膀,嘟囔,“我要吐了。”


  “已经够慢了。”Chris把着方向盘,他不知道拿喝断片儿的Sebastian怎么办。他在路上毫无目的地乱转,思索着要把Sebastian送哪儿去。


  “路走错了。”Sebastian眯起眼睛,打了个酒嗝,“你不是知道在哪吗?”然后他开始乱指挥,走这里,不,你得拐个弯,Chris你也喝高了吗。


  “拜托。”Chris无奈地说,“就只是……闭嘴吧。求你了。”


                 


  走进Sebastian家里时,Sebastian走到浴室里。拉着Chris的手腕。


  花洒打开时两个人都被从头到尾的淋湿了,Sebastian皱着眉,隔着水幕,酒气被冲散了不少。


  “你说我们俩这么多年到底在干什么?”Sebastian说,有点疑惑,对Chris伸出手,“我烟呢?”


  Chris哽住了,他上前一步抱住Sebastian,手臂勒着他的脊背,淋湿的发丝磨蹭着要把发梢的水珠混在一起。Chris呼吸着带着Sebastian味道的湿润水汽,说:“我也想你。”


  这根烟,等的有够久。


  Sebastian与Chris接吻时两个人像离水的鱼一样紧紧相贴,呼吸着仅存不多的氧气,热水从两人身上流淌着却进一步促成了火焰。Sebastian在Chris进入时轻声哼着,咬着Chris发红的耳朵。他们之间仿佛有一层玻璃,而冲撞将上面的裂缝逐渐扩大最后瓦解。


  “Seb。”Chris的眼底是一片蓝,Sebastian亲吻着就像能吻出荡漾的波纹。


  总有那么一个人会是特别的。从Chris打错的电话开始他就该明白。


                   


  Sebastian躺在床上时全身疲惫的手指都不想动。夜晚的宁静里流动着两个人之间曾断裂又重新连结起来的东西。


  他们想起了那次的宾馆房间。好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连回忆都带着胶片的质感。


  而如今,Chris坐在床头,Sebastian眨眼睛,声音有点哑:“我没想到你真的来了。我是说,今晚。Mackie都觉得我疯了。”


  “我赶了从洛杉矶到纽约最近的一班飞机。”Chris眼底藏着一丝久旅的疲惫,但还是微笑着,声音却有点沮丧,“还是有点迟到。”


  洛杉矶到纽约需要五个多小时。就像纽约与伦敦的时差。


  Sebastian点点头,还没接话,就听到Chris继续说:“最近事情有点多……East去世了。很抱歉你还是没能见到他。因为这件事,我在波士顿呆了一段时间才去了洛杉矶。好像没跟你说过,之前我在纽约遇到过你一次。但你知道,纽约太大了,第二次总是有点难,就像之前的那个电话,一直都是打给你的。”


  “你没告诉我的事情好像有点多。”Sebastian舔了下唇,勾起唇角。


  “对。但不得不说,你最近有点重,把你搞回来我都快累的走不动了。”Chris说,他藏住的一切现在就要重见天日,“其实还有一件事。”


  “你说。”Sebastian眨着眼睛,睫毛扫过眼尾又重新抬起。


  “我想和你在一起。”Chris略带苦涩,“以前跟你说过,你总是不信。”


  爱情是克莱因蓝。是迷幻又孤勇的颜料混着烧焦的苦艾。


  Sebastian沉默的时间就像他真的睡着了。Chris握着Sebastian的手渐渐松开。


  每一秒都像是往结痂的伤口上再次洒着酒精。


  “别走了。”Sebastian说,妥协一般的,仿佛随时都会流于夜色中。他以前总是拒绝不了Chris,现在也毫无长进。


  Chris有点惊讶,带着掩饰不住的狂喜,他问:“你说什么?”


  Sebastian太想踢Chris了,可他现在腿都懒得抬。只能在床上翻了个白眼,说:“你不是说你累的走不动了吗?那就别走了,以后也别走了。真是……操你,Chris。”


  早该这样的。他们之前到底为什么没有在一起?


  Chris的带着薄汗的温度是Sebastian重新拥有的温暖。从一开始眼睛的两片蓝就应该是带着为对方而生的狂热和渴求如同天空与海洋的对接。


  总要有一个人是不一样的。当那个人出现时根本拒绝不了。


  他们之间的谈恋爱不就是这样。从房卡到钥匙,爱到撒谎都变得真诚,表白时却青涩而又拙劣。


  欲望铺满了地板而你是我下半生唯一的指望。


   “我爱你。”


          


  Chris Evans和任何人都很熟,但他爱的是Sebastian Stan。


  Sebastian Stan熟的人不多,现在已经包括了Chris Evans。


  这是属于他们两个的共识。


           


-FIN


    


  到这里这个故事就完结了。非常非常非常感谢从1陪我到27的小伙伴,知道这个故事还是有人喜欢有人看的感觉真的温暖极了!


  爱你们。比心。

评论

热度(678)

  1. 多梨多糍枫糖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