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存

[火TJ] 糖果支援 (3)

枫糖浆:

前文
 @polinavasily 快夸一下尽职尽责地写生贺不坑不拖不虐的我。
————————————


  事实证明交换手机号码是有用的。T.J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拉开窗帘时刺眼的阳光让他眼前全是朦胧的色块和光晕。他昨天又累又困,摸索了半天才找到钥匙,开门后,将行李扔到地板上,迅速洗漱完直接冲进卧室倒在床上睡着了,衣服都没来得及脱。T.J将身上皱巴巴的衣服脱下来丢到衣篮里,裤子过于贴身,挂在脚边,T.J边扯着裤子边跳到衣柜边。


  他不太常回到这个公寓,但是每隔两三个月就有专门的人过来清洁,所以也没有积起很厚的灰尘。T.J从衣柜里找出合适的衣服换上,打开行李箱,把那些乱七八糟的用品放到属于它们的地方。T.J辞退了来做清洁的人,他需要低调,足够低调。所以这一切就要他自己来干了。


  比如洗一下沙发套,擦一下地板什么的。


  T.J已经很久没有干过那么多的家务活了,但为了以后能住得舒服点儿,一次性收拾完算是个一劳永逸的好买卖(而且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到华盛顿DC)。


  阳光在室内覆盖的面积越来越大,他从洗衣机里捞出沙发套等东西,挂在阳台上。期间还接了Douglas的电话,当时他正在厨房擦流理台,袖子挽到手肘,拿着湿嗒嗒的海绵,将手机开免提放在一边,大声地说我他妈要累死了能不能等会儿再来关怀我。Douglas听着T.J这边传出的声音,表达了对他勤于家务的不可思议。


  “既然你会做那些家务,为什么还把易拉罐或披萨盒子堆的满客厅都是?”Douglas说,“我是指,你在华盛顿DC的家。”


  “相信我,”T.J诚恳地回答,“如果你沦落到我这一步,也会拒绝睡在灰尘堆里的。”然后他打开水龙头冲洗海绵,在水流最大时他突然想起了什么,说,“我找到了一份工作。”


  “……据我所知你昨天深夜才到纽约。”Douglas冷静地回答。


  “没错。但是这一切就那么凑巧地发生了。可能是上帝觉得我没办法再倒霉了。”T.J耸耸肩,漫不经心地补充,“在一家……呃,勉为其难地称为甜品店的地方当侍者。顺带一提,那家店是属于Johnny Storm的。”


  “那很好,T.J,我觉得……”Douglas的声音在听到T.J说出最后的名字时一下子顿住了,他像是被扼住了喉咙一般发出一些不明的语符,然后艰难地重新拾回语言功能,压低声音说,“Johnny Storm?Fantastic Four里的霹雳火?你确定?”


  “我没有跟你开玩笑,好吗?而且今天我应该要去该死的面试。”T.J关上水流,善解人意地说,“如果你真的很喜欢他,我或许可以帮你要个签名。留什么名字?Doug还是Douglas Hammond?”


  “我并不需要,T.J。”Douglas保持深呼吸,“异能者?老天,我希望他不会给你带来过多的关注。总的来说,祝你好运。”


                         


  一切都结束时已经下午了。T.J觉得自己已经过于饥饿以致于都没什么感觉了。他穿上外套,准备先去Johnny的那家店再做别的打算。


  所以,在哪儿来着?T.J站在街口看着川流不息的车辆有点迷茫,他只模糊记住了个大体方位,但晚上和白天是不一样的。


  是绝对、绝对、绝对他妈的不一样的。


  他摸出手机,成功找到了联系人列表里那个新加入的电话号码。


                 


  “不行,我拒绝。”T.J简单明了地对电话那端的男人说,“我快饿死了。”


  “但是,honey,”Johnny听起来完全没睡醒,黏黏糊糊地拉长声调,仿佛在撒娇,“现在才……现在几点了?”


  “下午一点五十三分,混球。”T.J翻了个白眼,“而且我迷路了。”


  “噢。”Johnny还没从睡意中完全清醒,他翻了个身,将自己的脸埋到枕头里,含糊地应了一声,“可我今早八点钟才回到家里。”


  “你应该起床吃饭。”T.J劝说,“你已经错过了早餐和午餐的时间了。”


  Johnny痛苦地哼了一下,然后坐起来,揉了揉眼睛,声音有点哑:“你在哪儿呢?”


                   


  T.J内心挣扎了足足几万次才鼓起勇气坐上了那辆跑车。而车主人把着方向盘,戴着墨镜笑得张扬极了。


  “你不觉得这太高调了吗?”T.J将自己陷在柔软座椅里,刚刚他站在街口等Johnny,结果一辆跑车稳稳地停在了自己面前,摇下的车窗里露出那个人的脸,对自己招手示意赶快上车。


  “这高调吗?”Johnny撇嘴,“你的标准可真低,我还干过更高调的事儿呢,你想听吗?”


  “不想。”T.J回绝。这对Johnny来说当然不算高调了,他时不时就会占领报纸最醒目的版面,他享受聚光灯、欢呼和尖叫。而这些对T.J来说却如临大敌。他的名字出现在报纸上,一般都不会是什么好事情。在Elaine参加大选时更是如此,政敌恨不得抓住一切能把对手拉下台的漏洞和污点。而T.J经常就是靶心。


  Johnny在车里放了吵人的摇滚乐,等车子驶入停车场时T.J忍无可忍地关掉了音响。


                            


  下午时段店里顾客不少,Johnny本来想从正门进去,从玻璃门大体瞄了一眼,毅然决然地勾着T.J肩膀把他带到后面的小门。


  经过一个仓库,里面堆放着新鲜的水果和蔬菜,还有一个柜子放各种材料。


  “那边有一个酒屋。”Johnny指了指旁边的一扇门,“里面放着一些比较贵的酒。”


  “比如我昨晚喝的那些?”T.J状若无意地提及。


  “哦不,”Johnny眨眨眼,指向另一个上锁了的门,“你喝的那些在这里面。特别贵的那种。”


  T.J看向Johnny,仓库里的一扇窗户漏进了柔和的光线,Johnny眼睛里像是藏着一片海,笑起来微微眯起眼睛,羽毛般的眼睫盛满了轻快的神情,迷人极了。


  好吧。他承认,在Johnny说完那句话之后,自己的心跳有那么一瞬间加快了许多。


  只是一瞬间而已。


                                        


  他们通过仓库,Johnny拿钥匙打开门,里面是烘焙的地方,黄油、蛋糕、糖浆、巧克力酱以及其他糕点的香气充满了整个屋子。Johnny跟几个在里面忙活着照看烤箱和裱花的烘焙师打了声招呼,拉着T.J走向一个小隔间。那几个烘焙师非常热情,T.J只能匆匆地回个微笑。


  “这里就是我的地方。”Johnny把外套挂在门口的架子上,有些骄傲地宣布。


  T.J打量了一下这个地方,面积要稍微小些,但一应俱全,各种果酱、模具,还有没启动的烤箱和保温箱。即使现在什么都没开始做,但因为长时间用于烘焙,仍弥漫着一种甜蜜的味道。


  “尝尝这个。”Johnny从保温箱里拿出放在盘子里的长面包,上面淋了蜂蜜,镶嵌着果仁。经过了一夜,刚做出来时的那种热腾腾的感觉消散了,但看起来依旧非常美味。Johnny找出一把面包刀将它切割开,刀刃陷入面包里时像是被吸附进去了一样松软。他递给T.J时,附带了一个小叉子,说,“昨天的时候用剩下的面粉做的,本来只是想试试,但做出来后感觉成品还不错。”


  T.J道谢,用叉子戳了戳面包,然后咬了一口。蜂蜜冷掉后有种凝结成蜜糖的感觉,附在面包酥软的表面还有果仁上,面包里里面其实放了葡萄干,尝起来真是……真是……T.J也不知道该用什么形容词才能准确地表达自己味觉的极大满足了。


  “真的很好吃。”T.J赞同,专心致志地对付剩下的那些。


  Johnny看起来高兴极了,他看着T.J慢慢地吃下那块面包,抬头看向Johnny时眼睛里像是镶着碎钻的灰蓝色天空,蜂蜜给红润的唇又镀了一层光泽。Johnny想T.J尝起来或许就是甜的,就像泡在热可可里融化的柔软的棉花糖。他凑过去,突然想亲吻一下T.J的唇,来跟他分享那一层蜂蜜的甜腻,可最终只是轻轻碰了碰棕褐色的卷发,然后又揉了揉。


  “所以,”Johnny语调轻快,“我们开始谈谈工作的事情吧?”


  T.J吃完面包后又喝了一杯奶盖,上面厚厚地奶油被T.J拨到了一边,他整理了下衣服,坐在椅子上,说:“需要我做自我介绍吗,霹雳火先生?”


  “不需要。”Johnny勾起嘴角,“我知道你在这儿呆不了很久,但我并不介意提供一份短期兼职。”


  T.J皱了下眉,问:“你怎么知道我呆不了很久?”


  Johnny漫不经心地摊手:“我知道你啊,T.J。国务卿的儿子,你应该住在白宫里衣食无忧才对。虽然我不了解你为什么突然跑到纽约,但是这和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事情有关吧?那个议员?不过我不喜欢政治,所以也并不关心。”他看着T.J突然僵住的神情,坦然地补充,“有些事情我不提,并不代表我不知道。别轻松,sweetie,无论你和那个议员到底是什么关系,在我这儿都没什么用处。”


  然后Johnny捏了捏T.J的手,眨了下眼睛,说:“毕竟你应该不想太张扬,那就低调点好啦。你如果真的打算暂时呆在这儿的话,就先帮我照看一下仓库,工作不是很多,等会儿Ben可能会来,让他具体告诉你都要做些什么。顾客较少的时候,就去当侍应生。侍应生你应该知道吧?”


  T.J点点头,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抿着唇看着Johnny。


  “你的表情怎么这么委屈。”Johnny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真的是很轻松的工作了。工资方面你有要求吗?如果没有的话就按侍者的工资结算。”


  T.J当然没什么要求,他在华盛顿DC有一家夜店,收益还不错,金钱对他来说暂时不是问题。


  就在Johnny翻箱倒柜找出一份合同,T.J签下自己的名字时,门被用力地敲了两下后推开了,Ben出现在门口。大块头用沉闷的声音问Johnny仓库里是不是又多了些东西。


  “这是Ben。”Johnny向T.J介绍,然后让Ben带T.J去仓库里转一圈顺便告诉他应该做些什么。


  “跟我来,小家伙。”Ben瞥了一眼T.J,然后从Johnny那里接过了几张货物单子,沉重的脚步声。


  “你是……?”Ben用余光打量着T.J,有些犹疑。


  T.J知道他想说什么,叹了口气,说:“我是。”


  Ben看着货物单核对新加入的物品,解释说:“我只是随便问问,你知道的,我们的工作有时会和政府方面有联系。”


  一个老实的大块头。T.J心想。


  Ben说他只需要每天早上和傍晚下班前检查一下厨房是不是需要些东西,尽早准备好,然后在仓库里核对一下清单就够了。


  确实是一份轻松的工作。


  “如果无聊的话可以去找Johnny,就是刚刚那个小房间。”Ben咧了咧嘴,“他总是喜欢在里面做一些稀奇古怪的糕点。不过他递给你的东西不要随意吃,上次我吃了一个胡椒粉混着沙拉酱的千层酥。”


  “啊,真不幸。”T.J想了想那个味道就要吐了。


  Ben又嘱咐了几句后,就离开了。T.J坐在空货架上,仔细浏览了一遍货物清单,就回到了厨房。烘焙师正把刚烤制出来的曲奇饼干脱模放在吸油纸上,T.J一路穿过去,小声说着抱歉,到达Johnny的“领地”。他敲了敲门,Johnny愉快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进来吧!”


  T.J进去后转身关上门,Johnny正在揉一个面团,拉扯开然后又黏在一起,他穿着围裙,上面沾了点面粉,看起来有点滑稽。


  “你在做什么?”T.J好奇地问。


  “卡纳蕾。”Johnny说,“帮我把熬好的焦糖拿过来好吗?”


   Johnny做甜点时很专注,就像对待一个独一无二的名贵艺术品,T.J拉了张椅子,在距离Johnny正合适的位置上看他所进行的每一步。


  Johnny把它们放进烤箱,定好时间,烤箱开始慢慢升温,暖烘烘的感觉。Johnny松了口气,和T.J闲聊。


  “Ben把工作内容告诉你了?”Johnny问。


  “对,然后他匆忙地走了。”


  “噢当然。”Johnny挑挑眉,“他着急回去陪Alicia。”


  卡纳蕾在烤箱里慢慢膨胀,变得蓬松,Johnny戴上隔热手套将裹上焦糖外壳的小家伙们取了出来。


  “你还怕热?”T.J闻着卡纳蕾的香气,焦褐色的表面带着一种诱惑力。


  Johnny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T.J说的是自己戴着隔热手套,他笑着说:“实际上并不怕热,但我担心你看到我不戴隔热手套会不舒服。”


  卡纳蕾被码在一个托盘里,Johnny打开门准备把这个交给烘焙师,想了想,还是从里面取出了一个递给T.J。


  “我们出去吃晚饭?”Johnny解下围裙,拍了拍身上的面粉,然后穿上了外套,“听说Reed和Sue去的那家餐厅不错。”


  T.J才咬了一口卡纳蕾,就被Johnny拉了起来,Johnny看着那个形状完美的甜点,小声问:“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能尝一口吗?”


  他当然不会介意。Johnny咬下一口时,卡纳蕾的香气和Johnny呼吸的热气交缠在一起,距离太近了,Johnny身上的清爽与甜点的香甜奇妙的融合,他就像一团火,炙热又不灼人,T.J眨了眨眼睛,舌尖无意地扫过唇,一种熟悉的心跳加速的感觉再次泛上心头。


  T.J想,他要开始相信命运了。


                          


  “你并没说过那个餐厅是个快餐店。”T.J看着Johnny缓慢地往盘子里挤番茄酱,说。


  “Reed也没告诉我这是个快餐店,你不该对Reed在生活方面的建议抱什么期望的。”Johnny耸耸肩,“一个惊喜,不是吗?”


  T.J咬着吸管,转了一下纸杯,可乐里的冰块互相碰撞。周围有一些吵闹的小孩子玩积木,还有几对情侣分享一块油腻腻的炸鸡。


  快餐店里的灯光是暖黄色的,Johnny坐在他对面,就像有说不完的话。


  你知道吗……这件事情……但是……不过……对了还有……


  T.J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过这么放松地聊天了。有段时间和家人的通话也是紧绷着的。而他的那些朋友,只有在碰杯喝醉时才会偶尔掏心掏肺地说几句真心话。很多时候他的“国务卿长子”的身份就像覆了一层难以打破的隔膜。


  而Johnny并不在乎这些,他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他是异能者,是明亮的火。笑起来温暖又俊美。T.J随着Johnny的笑容也勾起嘴角。


  怎么能有一个人总是那么愉快呢。


               


  “我随意画的。”当T.J问起Johnny的店挂着的牌子上写的什么时,Johnny说,“所以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Sue为此骂了我一顿。不过要是你说店名的话,大概是storm或者torch吧,我也记不清了。”


  所以这个店是怎么在寸土寸金的麦迪逊大街上活下来的,除了那些堪称一流的甜点?


  “其实我并不是特别经常呆在店里。”吃完晚餐后Johnny和T.J各自付了钱,往门外走。Johnny说,“你知道的,经常有一些紧急的事情,或者在巴克斯特大厦耗费一天。我住在巴克斯特大厦里,离那家店不远,有机会的话可以来坐一坐,虽然说实话里面挺无聊的。”


  T.J只顾着听Johnny说话,经过那群孩子时被掉在地上的积木绊了一下,在失衡的一瞬间Johnny扶住他,然后握住他的手拉他走出门。


  掌心相贴的地方很温暖,也很舒服。


  于是Johnny没松开,T.J也装作没注意。


    


-TBC


  


这将是我第一篇日更到完结的文(乱舞.gif

评论

热度(232)